虎纠!山山如虎!气势纠纠

东边的鼓山、西边的旗山、北边的莲花峰、南边的五虎山

如果有人问你,你所生活的城市长什么样子?我相信,在你表述的字眼里,除了高楼大厦,一定还会有山川河流。因为在过去的半年里,你和右满舵走出福州城,走进福州山,看到了城市之外的福州。

我们生活在一个盆地里,所谓的盆地就像脸盆一样,盆地最为平整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城市,而盆壁就是我们开门所见的“山”,东边的鼓山、西边的旗山、北边的莲花峰、南边的五虎山,他们所围成的阵列让身在城中的我们俨然成了坐井观天的蛙!幸运的是,闽江、乌龙江穿城而过,全封闭的格局被水系所带活了,沿着水流动的方向福州有了最原始的对外通道。而我们的故事,则是从福州人开辟陆上通道开始的。

鼓山山脉,如森严之高墙强行横亘在城市边缘,聪明的古人首先在山脉北部的隘口处打开了通道,这条路通往连江、宁德直至南宋都城临安,它就是每个孩子的入门级徒步路线—状元古道。如果把目光南移:恩顶、樟林古道、白云洞等都难上好几个级别,与之相对,高山配奇景。

旗山,这里分布着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古老植物—桫椤,还有列入国际濒危植物保护公约的兰科植物如金线莲、建兰、芳香石豆兰、大序隔距兰等。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动植物的足迹胜过人类的足迹,瀑布的声音优雅动听,山势逶迤似翠旗招展,故名。

城市的北部,昇山、莲花峰人间烟火遍布,这里的农作道路连接着农田、经济林、村庄,然后通往福州的后花园—北峰地区。这里徒步路线越来越少,硬化水泥路越来越多了。

五虎山,在地质界中,它有着非常多富有神秘色彩的称号:穹状火山、丹霞地貌,有山无峰的特征与有着“上帝餐桌”的南非桌山有异曲同工之妙。作为福州的南大门守护着这一城,也见证了这片土地上亿万年的沧海桑田。

1754年,发生在五虎山区域的大地震扰动着与这里一衣带水的魁岐、马尾。在马尾地区,地壳的野蛮生长更加“触目惊心”,这里有大型的花岗岩裸露山体、疑似冰川的遗迹、千年流水侵蚀带、石蛋地貌、洞穴、瀑布等一些列奇观,因为植被稀少、风光旖旎,所以这里引得无数人类到访。

福州盆地被诸山围城,福州人千百年来不断突围,造就了福州成为中国沿海地区徒步路线最丰富的区域,也让我们有机会徜徉于天地大课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