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终生进化的成长式思维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品质就几件

发现成长的生命力

大约在做营地教育的第三个年头,我开始产生困惑:我们到底能“教”孩子什么?

因为我看到,当时机到了,孩子本身成长的力量和突破,那个生命力,那种“突然长大”的变化,根本不是我们能“教”出来的。和这种成长的生命力比起来,大人的各种“精心设想”、“期待”、“担心”真的不值一提,真正重要的是在这股力量出来的时候,我们能不能互相应和、支持上。

带着这个困惑,去观察身边已经跑到人生中场的大人们,我更感受到,不论现在是否已取得传统意义的成功,是否仍具有这股生命力,还在影响着,甚至越来越大的影响着继续成长的潜力,和内心的自由。

所以,当上一期我提出“对一个健康的生命什么是真正重要”的问题时,心里想说的第一个答案,就是成长式思维。

在介绍学术上的定义前,先给出我自己的理解。

成长式思维,是一个人如何解读生命意义的一种视角,这种视角的建立,支持人持续迭代、进化自己,无限拓展人生的潜能和丰富度,并且,通往自由、真实、健康的人生。

 

我们都希望孩子坚毅,那什么是坚毅?

不要半途而废,常常是我们爱挂在嘴边的箴言。

成功、卓越的故事里没有哪一个能省略“坚持、坚毅”。有爱迪生的“失败是成功之母”,有曼德拉的“每次失败都能爬起来”,有科比的“凌晨四点的洛杉矶”,还有数不胜数的“数十年如一日”。

即便不追求多大的成功卓越,我们也期待孩子有坚毅的品格护身,在人生路上能走得更远。

在最近的高阶徒步课上,长老将绑鞋带作为一个练习和考核项目,为远征的徒步打好基础。

有孩子非常紧张,一遍遍练习,却没怎么提升。当长老给他反馈说还没有绑好时,他失望地哭了,委屈地责怪长老“为什么这么坏”。同时,他也不放弃,一遍遍继续绑,长老劝他先吃午饭也不肯。最后虽然还没有绑好,但长老只好先跟他说“可以了”,他这才停下。到了下午,长老问他要不要再练习,他一点也没有兴趣。

在当时,陪他的长老感受到的是,他一直坚持就是想要长老说一句“可以了”,不是真的想做好这件事。

这样的“坚毅”,是我们想要的吗?

把这个例子放大,反观我们自己,多少人在考上大学后、毕业后、找到稳定工作后,拿到了这个社会普遍意义的认可后,就泄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要再坚持什么,也不知道要再主动学什么。

 

那什么是正确的坚毅呢?

正确的坚毅不是有限时期的努力,而是不停止的努力,

正确的坚毅不是表面的、重复的努力,而是正视失败,吸取经验,再努力,

正确的坚毅不是为了满足他人的目标而努力,而是为了自己的热情而努力。

是什么使人坚毅呢?

希望,热情,自我奖赏。

许多坚毅品质的故事都经历数十年的默默无闻,以及挫折、失败,如果不是心怀热切的希望,如果不是一路有自己打气,如何能健康地坚持?

 

而希望,热情,自我奖赏,又从哪里来?

我不知道完整的答案有哪些,但『你如何定义生命的意义』,一定是一个重要的底层答案。

成长式思维,可以说是一个简洁的、基础的、朝向健康的『对生命意义的解读视角』。

理想、希望和意志可以说是决定一生荣枯的最重要因素。教育如果不能启发一个人的理想、希望和意志,单单强调学生的兴趣,那是舍本求末的办法。只有以启发理想为主,培养兴趣为辅时,兴趣才能成为教育上的一个重要因素。

——蒋梦麟(1886-1964),教育家,北京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

开启自进化模式的成长式思维

那么,正式介绍一下成长式思维。

成长式思维由卡罗尔·德韦克在2006年著书提出,她是世界公认的人格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的前沿研究学者,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2017年,全球奖金最高的教育奖项“一丹奖”(由腾讯前首席行政官陈一丹发起)公布首届获奖名单,卡罗尔·德韦克及其提出的“成长式思维”摘获一丹教育研究奖。

与成长式思维相对的,是固定式思维,两种思维方式在逆境中的差异特别明显:

( 来源:www.mindsetworks.com )

  • 对待挑战:固定式思维尽量选择有把握的任务,成长式思维对未知好奇,主动出击拥抱挑战;

  • 面对挫折:固定式思维更容易产生挫败感和自我否定,成长式思维将失败视为成长的机会

  • 对待努力:固定式思维认为太用功显得自己无能,成长式思维相信努力会带来不断的改进

  • 面临批评:固定式思维抗拒、忽略负面反馈,成长式思维从批评中学习改进

  • 对待他人的成功:固定式思维感觉受到威胁,成长式思维从中受到激励借鉴经验

简言之,固定式思维“输不起”,成长式思维“不怕输”。

固定式思维也是一种解读生命意义的视角。

这两种思维在具体的表现背后,更核心的是对人生意义的不同解读:

  • 固定式思维倾向认为,人的性格、智力或能力是天生的,追求向他人证明自我,他们也会付出努力,甚至取得传统意义上的巨大成功,但他们的努力仍是为了向他人证明自我,甚至会发展出一个符合外界标准的虚假自我而不自知,到达设想目标后就停止进化,若失败更可能一蹶不振,并且,固定式思维的人与他人的关系常常处于防卫或竞争、敌对状态

  • 成长式思维倾向认为,人的性格、智力、能力是不断成长的,追求超越自我,人生更像是一场无限游戏。他们知道,成功或失败的只是“我当时的行为”,而不是“我”,持续地进化才是更大的意义和乐趣,更可能持续地创造和成功,并且,成长式思维不纠结于向他人证明自己,于是更能够与比自己优秀的人展开合作,也更敢于展露和进化成为“真正的自己”,而非“他人眼中的人设”,更能活出真实有意义的人生。

可以说,拥有成长式思维的人,仿佛开启了“自进化”模式,“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如之前所说,小马过河是一个人成长的最朴素真相。

作为家长、教育者,我们都没有能力了解未来的全貌,更没有能力了解和决定其中哪一条是孩子真正要走的路。因此,现在让我们严阵以待的任何重要知识、技能、能力、履历、学习方法,我们对人生幸福感的定义,可能都只是冰山一角,甚至与孩子的选择南辕北辙。

成长式思维将每个人的人生权利、责任还给自己,在养成这样的思维习惯后,人愿意无限地挑战、学习、改进,在人生不可预期的波峰波谷中能宠辱不惊,保有自己的方向和力量,成就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

需要特别了解的是,成长式思维虽然底层,但在个人身上不一定都是统一的。

比如,有的人可能在学业学习上是成长式思维,在人际关系上却是固定式思维,甚至同样是学习,有的人在数学上是成长式思维,在音乐上是固定式思维。

这是因为这两种思维模式的形成,是后天形成的“人生脚本”,受养育环境中传递的信念、个人经历及解读的影响,所以可能在某些领域被带偏,某些领域仍能保持正向。

还比如,有的人害怕挑战,但愿意和更优秀的人积极合作;有的人积极寻求挑战,但不善于反思与合作。

这是因为成长式思维不是一个套餐,有了就是完整的。要从固定式思维转变为成长式思维,也不是一下子就发生的,大脑的习惯回路仍在,我们需要不断去练习增强成长式思维的“肌肉”,弱化固定式思维的“肌肉”。

无论你想实现什么样的生活愿望,你的适应能力、在个人进化之路上快速有效前进的能力,将决定你能否成功和幸福。

——瑞·达利欧,《原则》

成长式思维对中国教育有什么特别的重要性?

我们目前的教育体制,仍主要以考试为目标,以竞争为方式,课堂教学也多是学生各自思考、吸收,学习是围绕个人的奋斗,是孤立的,甚至排斥合作的。

也因此我们的孩子对『讨论想法、合作』很生疏。

右满舵冒险城市2.0中,我们提出开放式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多方视角,在模糊中找思路,孩子在讨论、合作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讨论中,大部分孩子容易停留在自己的想法中,不善于听到和吸收他人的想法;

不乏有人提出有价值的线索或思路,但很容易被滑过忽略,或者直接就成为执行方案,还常常不到两三句就演变成重复性争论“就是这样,就是对的”,变成“我对你错”的自我观点捍卫和嘴架;

鲜有人会抓住有价值的观点、线索进一步提问,继续思考、探讨完整的、更佳的方案。

在木工创客毕达哥拉斯营队中,要合作经历从想象到实现的模糊过程,也出现类似的问题。简单的责任分工孩子尚能驾驭,开放性的想法讨论几乎无法进展,并且对主动尝试的积极性、开放性不高。

在右满舵帆船队中,有在学校自律、优秀、一直是“别人家孩子”的队员,在平时帆船练习中完全可以跑第一名,在实际比赛中却束手束脚,不敢主动规划航线,不敢尝试自己的独立思考,不敢向前冲,结果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跑。

反观我们自己身上,都有许多固定式思维的印记。

因为我们的竞争教育本身就倾向发展固定式思维,习惯以成绩证明自己,而不是以合作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为目标,害怕出错,也害怕尝试挑战。

而带有固定式思维的成人,也常常“好心”地把固定式思维传下去,把我们自己对未知失败的担心、害怕,传染给孩子。

营地教育能够为成长式思维做什么?

在卡罗尔教授的研究中发现,一个人两种思维模式的形成,从3岁左右就可以初见端倪。

但这不是不可改变的,我们可以通过练习,转化思维模式,并且,成长式思维也需要不断练习、强化、习惯。

作为支持孩子成长的成人,练习成长式思维,努力撤掉我们给孩子的固定式思维影响,是我们能做的最双赢的事。

然后,停止重复单调的表扬或否定的对话,持续地练习,练习真诚地与孩子沟通自己的思考,真实地展现自己的无知,和孩子深入地讨论愿望、热情、失败,彼此真诚的反馈,互相启发进化。

除此之外,营地教育所创造的环境,对于成长式思维的发展还有一些独特的优势。

右满舵帆船队可以算右满舵最个性化支持的一个项目,也因为孩子持续参与的时间足够长,我们得以看到,成长式思维的生命力如何破茧而出。

从小轻松保持学霸地位的DD,却惯性躲在自己的舒适圈里不自知,当要在大风浪里下海比赛时,哪怕教练长老都说她的实力可以,她自己却一次、两次地打退堂鼓,主动退赛。

同样的模式,也渐渐在她的学业难度更高时呈现出来,当她发现学习不像以前那样轻松时,就很强烈地害怕考不好,害怕达不到老师的期望,常常边做作业边哭。

在她担心学业想要退出帆船时,妈妈却很坚持鼓励她继续,妈妈看到,这不是学习时间、学习压力的问题,而是逃避挑战、错误的自我评价的问题。

她在纠结的情绪中也渐渐正视自己的模式,想要突破。

这时候,帆船只是一个窗口,因为她对此抱有热情而更有力量,长老、家长支持她去面对更直接的冲突,去练习相信自己,去练习突破自己的模式。

给她真实的反馈,正视问题;让她自己选择,承担自己的害怕或遗憾;让她去看、去听其他伙伴的选择,有人在风浪中大呼过瘾,有人和她一样在害怕但努力突破;更需要,有信心和耐心的等待,每一点遗憾,每一点渴望,都一点一滴在她心里累积突破的力量,有她自己的节奏,旁人无法取代。

经历一年半的时间,期间她几次想要突破又放弃,尝试了一下又害怕,最后坚决地推了自己一把!而这样的成长挣扎和突破,在她的学业和自律,甚至在人际关系中,也在同步。

是的,如何不害怕失败,如何正确的失败,这些事和平时的语数英习题一样,都需要练习,也更需要练习。

营地教育就是这样的练习场。

练习做决定、做选择,练习面对自己的问题,练习和自己对话,练习相信自己可以,练习接受失败不可怕,练习体验合作的神奇,……,练习不断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其实,我们永远在人生的练习场上,如同超级玛丽的游戏闯关,通过一项考验后进入新一站风景、更高的挑战,再次经历失败,面对问题,进化智慧,闯关成功!然后,再打开新的一关!

从一出生,我们就开始了这场无限游戏。

所以,不要让孩子的前半场游戏由我们制定规则,后半场游戏却无可奈何,慌乱应对;让他们从小,就在成长式思维的游戏中练习,为人生长跑种下进化的习惯和能力,不论未来如何变化,保有自己的方向和力量,不断进化出自己的路!

参考书籍及资料:

Growth Mindset 成长式思维,www.mindsetworks.com

 

右满舵营地教育

将创造力发挥到极致

文 章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