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是成长的硬道理

成长不是一次完美有序的演出,
而是一次次混乱中的发现和更新。

混乱的猴子

从Google、Amazon、Facebook、Netflix、Microsoft、LinkedIn等一系列网络公司,到诸如银行、金融等更传统的行业,越来越多需要运行复杂系统的技术公司开始把混沌工程应用于服务器架构的检测中。
什么是混沌工程?简单又形象的说,这是一种通过“捣蛋”、制造混乱,来发现系统潜在问题,以帮助系统进化的方式。
事实证明,这是复杂系统中有益且必需的存在。
混沌工程就像“疫苗”:通过在技术系统中注入不确定因素(如延迟、CPU故障或网络黑洞),发现和修正潜在的弱点;通过在可控范围内对未知的试错,避免不可预测的大规模系统崩溃;在一次次混乱、发现、调试中,建立更加健康、有免疫能力的系统

混沌工程的雏形,是Netflix的工程团队创造的Chaos Monkey(混乱的猴子)。
“混乱的猴子”这个称谓,与孩子,尤其是一群孩子在一起时的状态,完美匹配。

 

怎么理解『混乱』?

作为一群“混乱的猴子”的支持者,长老一直在面对一个挑战:怎么理解『混乱』?

成人的世界倾向认为,有序是正向的,混乱是负面的;希望一切事情的安排和进展井井有条,希望看到孩子规则、有序的一面;对待混乱,通常是事先预防,并且随时干预。

在右满舵,对于『混乱』,开始长老是不确定的,当拿掉大人强制的权威,你可以客观看到混乱中有孩子自由的选择、生动的活力,我们做不到理直气壮地制止,就先等一等。

我们思考:我们要做的教育,到底要支持孩子什么?

人类不只生活在一个「知识的」世界中,而是生活在「知识」和「关于体验、生命质量」的两个世界中,教育必须平等地处理这两个世界的关系。 第一个世界是我们周围的世界,这个世界在我们存在之前就存在,在我们消失之后还会继续存在。我们需要让孩子理解这个世界,包括它的文化发展、演变过程、运作原理以及和这个世界产生联系的方式;
另一个世界则是因我们存在而存在的。这个世界在我们出现的时候出现,我们在这个世界中生活,通过它我们去经历周围的一切,这世界只因为我们自己存在,如果我们消失了这个世界也会消失。
我们只有通过在这个世界中生活才能去了解第一个世界,而我们的学校完全不教这些,没办法帮孩子和这个世界发生联系。

肯·罗宾逊,TED《教育扼杀创意》、《走出教育的死亡谷》讲者

关于一个人的成长,小马过河是最朴素的真相。
只有适合自己的,才能真正帮助自己在这个世界生活。
也唯有通过自己的经历、练习,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目前孩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练习记忆和思考“自己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知识,练习才艺和技能,练习符合既定的标准。
而,关于自己的热情所在,自己的情绪发生,自己的意志生长,自己的社交特点,和他人对话、合作的能力,对世界的思考和感受,充满个人特点的想象和创造,自己的天赋,这一大片成长真正需要的能量、真正要去的方向,更需要一个时间和空间的练习场!
右满舵理解的营地教育,就应该做这件事!

关于一个人的成长,小马过河是最朴素的真相。
只有适合自己的,才能真正帮助自己在这个世界生活。
也唯有通过自己的经历、练习,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目前孩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练习记忆和思考“自己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知识,练习才艺和技能,练习符合既定的标准。
而,关于自己的热情所在,自己的情绪发生,自己的意志生长,自己的社交特点,和他人对话、合作的能力,对世界的思考和感受,充满个人特点的想象和创造,自己的天赋,这一大片成长真正需要的能量、真正要去的方向,更需要一个时间和空间的练习场!
右满舵理解的营地教育,就应该做这件事!

混乱,是这场练习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它本来就存在一切发展中,尤其是在复杂的系统中,比如一个人的生命历程。
如同混沌系统的启示,原先只依赖人为设计的程序在复杂系统中一定存在疏漏,隐藏的混乱如果不主动发现、主动练习,可能导致更不可控的系统崩溃。
同理,我们再如何周全,也无法为孩子未来复杂的人生道路设计好所有应对,
我们急于防止、摆脱现在的混乱,只会错过、压制孩子真正需要的练习机会,
给混乱出现的空间,给孩子练习应对的空间和时间,以发展出自己风格的路,才是教育真正有效的支持。

 

和『混乱』合作

右满舵木工课上,和孩子讨论定好要做的作品后,长老不会直接告诉孩子要怎么实现的步骤,而是由孩子看着实物,或者图纸,或者自己画的设计,自己规划实现步骤,当孩子提出问题时,我们再讨论,通常,我们更会以反问来回答问题。

曾经有家长提出,希望长老在开始时能先告诉孩子要怎么做,这样孩子更清晰,也更可能成功做出作品,看到孩子自己摸索的过程,他觉得很混乱,觉得学得很慢,浪费时间。

而我们,在这个混乱的过程中,看到孩子在练习思考,看到他从第一个到第二个作品之间展现出来的尝试和调整,看到他乐在其中地寻找着自己的方法。

这个寒假的木工营,有一个孩子,平时个性温和,锯、钉等动手技能也愿意练习,可是每次一开始要画线、测量,就会情绪失控,还没有动手就说自己肯定会做不好,假装看书、不做,着急、害怕,抱着头哭,说“为什么要逼我”,还对其他人发脾气。

每次如此,有那么一刻,我们都想帮他把线画好,然后就可以结束混乱,可以把这个作品做出来。可是,这一个作品,重要吗?

在又一次情绪的爆发中,他低头在哭,长老和他说“这和木工没关系对不对”,他带着哭腔说“和木工没关系”。

下一次,他仍然会习惯性害怕、抗拒、发脾气,但是已经可以接收到长老说“你又在怕自己做不好了”,然后练习平静和面对。

不止是木工,在右满舵所有课程、营队中,我们都发现,混乱的意义,我们越来越主动地去面对混乱,积极看待混乱的存在。

每当混乱浮现出来,都是一次看见的机会,一次练习的机会。
成长的过程,不是把混乱扼杀在摇篮,呈现一片祥和有序的景象,而是让各种可能发生,让各种情绪出现,在一次次不同状况的混乱中,支持孩子有空间面对真正的问题,支持他们练习、发展出适合自己的生活智慧。
这样的练习,才是一生发展的起跑线。

“不管我一生中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其主要原因都不是我知道多少事情,而是我知道在无知的情况下自己应该怎么做。”

——瑞·达利欧,桥水基金创始人,《原则》作者

参考书籍及资料:

见引用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