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好奇 | 右满舵『探索 达·芬奇』​

一两句话的文章概括

2019年5月2日,列奥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

2019年5月2日,列奥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

他是让右满舵充满好奇和敬意的一个人。从今年初开始,我们不满足于停留在他的迷之传说,而是用实践探索他的世界、他的思考。

我们阅读达·芬奇笔记,从他兼具科学、艺术、哲学和人性的深刻思考中汲取智慧,例如他说:“一个优秀的画家应当描画两件主要的东西,即人和他的思想意图。第一件事很容易做到,第二件事就很难,因为它必须借助体态和四肢的动作来表现。……在绘画中,人物的动作在各种情形下都应当表现他们内心的意图。”

我们尝试将他手稿中的机械构造设计图,实际制作还原。这些他未曾实际实现,但都详细想象了数据、结构、功能的设计,在再现的过程中仍充满难度和挑战,我们在苦苦思索中仿佛与他遥遥相望。

我们追寻他的足迹,天文学、物理学、光学、气象学、生理解剖学、数学、建筑学、水利工程学、城市规划设计、机械工程学、地理学与地质学、生物学与古生物学、绘画、雕塑、文学、戏剧、音乐,他几乎踏足了自然科学和人类经验的每一个领域,并皆有突破的建树。他在500年前的一些见解,直到几十年前才被研究人员最终证实,比如血液是如何流经心脏的;极其前卫的洞察力令人惊叹。

这些,让我们更加好奇:达·芬奇究竟为何如此特别?

极致的好奇

关于达·芬奇的特点,有一个经典的例子:

达·芬奇要创作一座大型雕塑,内容是一名骑马的贵族。在拿下这个肥差之后,达·芬奇搞了许多实验性的东西以至于拖延了进度。例如,他解剖了马的身体以了解其内部结构、创造新型喂马系统,以及设计更加干净的马厩。他一直没能完成那座雕塑,也从没发表过关于马的研究论文。

达·芬奇笔记之一《莱斯特抄本》的目前拥有者,比尔·盖茨说:“当你审视达·芬奇众多的才能和少数的缺点时,有一项特质比其它所有都要突出,那就是对事物的惊叹和好奇。当他想要了解一些事情时——不论是通过心脏的血液流动,还是啄木鸟的舌头形状——他都会仔细观察,记录下自己的想法,然后试着把这件事彻底搞清楚。”

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终生以现象为师,对地球上甚至地球外发生的几乎所有事物都好奇,达·芬奇实力展现了一个由好奇和热情驱动的学习者可能发展出的潜能。

追求严谨的实证

阅读达·芬奇笔记时,各种细微、精准的观察,每每让人惊奇,觉得自己好像是假的活过。

“人上台阶时,头一件事就是把落在待抬的腿上的躯干重量移开,同时把全部重量包括已抬起的腿的重量都加在另一条腿上,然后举起腿来,足踏要蹬的台阶。做完这一步后,就把身躯的全部重量以及腿重都移往较高的脚上,手搁在大腿上,头向较高的脚前冲,同时迅速地提起位置较低的那只脚的后跟,靠着获得的冲力把自己抬起;搁在膝盖上的手同时推动躯干和头向上,从而使弯曲的背部展平。”

如果只看到达·芬奇的好奇,没有看到他始终一丝不苟的观察、思考,你不会理解他如何总能够探究到事物背后的原理、规律。

达·芬奇充满激情的好奇背后,总是有严谨的实证,严密的推理,支持他抵达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洞见。

“他沉迷于研究一个微笑是如何开始形成的,并由此分析脸部每个部分的每种可能动作,然后确定控制面部肌肉的每一根神经的源头。对于画出一个微笑来说,也许没必要去追踪哪些是颅神经、哪些是脊髓神经,但达·芬奇就是需要知道。”

——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

阅读达·芬奇笔记时,各种细微、精准的观察,每每让人惊奇,觉得自己好像是假的活过。

“人上台阶时,头一件事就是把落在待抬的腿上的躯干重量移开,同时把全部重量包括已抬起的腿的重量都加在另一条腿上,然后举起腿来,足踏要蹬的台阶。做完这一步后,就把身躯的全部重量以及腿重都移往较高的脚上,手搁在大腿上,头向较高的脚前冲,同时迅速地提起位置较低的那只脚的后跟,靠着获得的冲力把自己抬起;搁在膝盖上的手同时推动躯干和头向上,从而使弯曲的背部展平。”

如果只看到达·芬奇的好奇,没有看到他始终一丝不苟的观察、思考,你不会理解他如何总能够探究到事物背后的原理、规律。

达·芬奇充满激情的好奇背后,总是有严谨的实证,严密的推理,支持他抵达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洞见。

无界的学习迁移

“对于以均匀球形覆盖着月亮的大部分水区就不会发生这种现象,每双眼睛只看到一个太阳像,其影像清晰,辐射呈球形,像一个放在高大建筑物顶上的镀金球所清晰显示的那样。但是如果镀金球表面凹凸不平或由小球体组成,就像桑葚那样,这些小球对着太阳和眼睛的各个部分,因为反射阳光,人眼看起来觉得它们闪闪发亮。因此,从同一个物体上将看到许多小太阳;从远处看,这些光混合在一起看似是连续的。”

这段话来自达·芬奇笔记,混杂着天文学、光学、生理学的知识,达·芬奇游走其间,仿佛凌波微步,一通百通。

达·芬奇也从来没有过学科的界限,在他眼里,世界总是可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透过行为理解精神,任何表面都应该被探究,而探究的思维过程,又能互通、互相启发。

一旦你搞明白一件事,它将帮助你理解另一件事,然后所有事你就都理解了。

文艺复兴时期的精神环境

达·芬奇一生的科学研究几乎都是个人思考,没有同行者,但不可忽略了他所身处的文艺复兴时期,15世纪的佛罗伦萨,对他的影响。

爱因斯坦 20 世纪 50 年代的一封信中表达:至关重要的科学实验方法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现的。

桑迪拉纳称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为『掌握数学的艺术家(mathematical artists)』。

自古罗马时代起就有的建筑师、工匠、艺术家合为一身的传统,仍在 15 世纪的佛罗伦萨延续。佛罗伦萨的科技领袖布鲁内勒斯基不仅精通建筑、雕刻和绘画,还在数学、几何、冶金、工程、解剖、透视方面颇有研究。

知识融会贯通的传统,自由、多元的文艺复兴氛围,都是支持达·芬奇创造力无边界发展的重要条件。

右满舵 『探索 达·芬奇』

作为终生学习团队和营地教育团队,右满舵以 达·芬奇 为榜样,追求极致的好奇、严谨的实证和无界的学习,也希望共同创造如文艺复兴时期知识贯通、自由、多元的环境,支持孩子将创造力发挥到极致。

右满舵 『探索 达·芬奇』将持续实践、深入,燃起好奇的火苗!

点击观看 长老实践:达·芬奇 弓形炮 复刻

参考书籍及资料:

1、《达·芬奇笔记》,达·芬奇 著;

2、《达·芬奇是历史上最迷人的人物之一》,比尔·盖茨;

3、达·芬奇手稿图,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