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时代,人类需要什么能力?

成长不是一次完美有序的演出,

而是一次次混乱中的发现和更新

混乱的猴子

从Google、Amazon、Facebook、Netflix、Microsoft、LinkedIn等一系列网络公司,到诸如银行、金融等更传统的行业,越来越多需要运行复杂系统的技术公司开始把混沌工程应用于服务器架构的检测中。
什么是混沌工程?简单又形象的说,这是一种通过“捣蛋”、制造混乱,来发现系统潜在问题,以帮助系统进化的方式。
事实证明,这是复杂系统中有益且必需的存在。
混沌工程就像“疫苗”:通过在技术系统中注入不确定因素(如延迟、CPU故障或网络黑洞),发现和修正潜在的弱点;通过在可控范围内对未知的试错,避免不可预测的大规模系统崩溃;在一次次混乱、发现、调试中,建立更加健康、有免疫能力的系统

混沌工程的雏形,是Netflix的工程团队创造的Chaos Monkey(混乱的猴子)。
“混乱的猴子”这个称谓,与孩子,尤其是一群孩子在一起时的状态,完美匹配。

 

怎么理解『混乱』?

作为一群“混乱的猴子”的支持者,长老一直在面对一个挑战:怎么理解『混乱』?

成人的世界倾向认为,有序是正向的,混乱是负面的;希望一切事情的安排和进展井井有条,希望看到孩子规则、有序的一面;对待混乱,通常是事先预防,并且随时干预。

在右满舵,对于『混乱』,开始长老是不确定的,当拿掉大人强制的权威,你可以客观看到混乱中有孩子自由的选择、生动的活力,我们做不到理直气壮地制止,就先等一等。

我们思考:我们要做的教育,到底要支持孩子什么?

人类不只生活在一个「知识的」世界中,而是生活在「知识」和「关于体验、生命质量」的两个世界中,教育必须平等地处理这两个世界的关系。 第一个世界是我们周围的世界,这个世界在我们存在之前就存在,在我们消失之后还会继续存在。我们需要让孩子理解这个世界,包括它的文化发展、演变过程、运作原理以及和这个世界产生联系的方式;
另一个世界则是因我们存在而存在的。这个世界在我们出现的时候出现,我们在这个世界中生活,通过它我们去经历周围的一切,这世界只因为我们自己存在,如果我们消失了这个世界也会消失。
我们只有通过在这个世界中生活才能去了解第一个世界,而我们的学校完全不教这些,没办法帮孩子和这个世界发生联系。

肯·罗宾逊,TED《教育扼杀创意》、《走出教育的死亡谷》讲者

关于一个人的成长,小马过河是最朴素的真相。
只有适合自己的,才能真正帮助自己在这个世界生活。
也唯有通过自己的经历、练习,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目前孩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练习记忆和思考“自己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知识,练习才艺和技能,练习符合既定的标准。
而,关于自己的热情所在,自己的情绪发生,自己的意志生长,自己的社交特点,和他人对话、合作的能力,对世界的思考和感受,充满个人特点的想象和创造,自己的天赋,这一大片成长真正需要的能量、真正要去的方向,更需要一个时间和空间的练习场!
右满舵理解的营地教育,就应该做这件事!

混乱,是这场练习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它本来就存在一切发展中,尤其是在复杂的系统中,比如一个人的生命历程。
如同混沌系统的启示,原先只依赖人为设计的程序在复杂系统中一定存在疏漏,隐藏的混乱如果不主动发现、主动练习,可能导致更不可控的系统崩溃。
同理,我们再如何周全,也无法为孩子未来复杂的人生道路设计好所有应对,
我们急于防止、摆脱现在的混乱,只会错过、压制孩子真正需要的练习机会,
给混乱出现的空间,给孩子练习应对的空间和时间,以发展出自己风格的路,才是教育真正有效的支持。

 

和『混乱』合作

右满舵木工课上,和孩子讨论定好要做的作品后,长老不会直接告诉孩子要怎么实现的步骤,而是由孩子看着实物,或者图纸,或者自己画的设计,自己规划实现步骤,当孩子提出问题时,我们再讨论,通常,我们更会以反问来回答问题。

曾经有家长提出,希望长老在开始时能先告诉孩子要怎么做,这样孩子更清晰,也更可能成功做出作品,看到孩子自己摸索的过程,他觉得很混乱,觉得学得很慢,浪费时间。

而我们,在这个混乱的过程中,看到孩子在练习思考,看到他从第一个到第二个作品之间展现出来的尝试和调整,看到他乐在其中地寻找着自己的方法。

这个寒假的木工营,有一个孩子,平时个性温和,锯、钉等动手技能也愿意练习,可是每次一开始要画线、测量,就会情绪失控,还没有动手就说自己肯定会做不好,假装看书、不做,着急、害怕,抱着头哭,说“为什么要逼我”,还对其他人发脾气。

每次如此,有那么一刻,我们都想帮他把线画好,然后就可以结束混乱,可以把这个作品做出来。可是,这一个作品,重要吗?

在又一次情绪的爆发中,他低头在哭,长老和他说“这和木工没关系对不对”,他带着哭腔说“和木工没关系”。

下一次,他仍然会习惯性害怕、抗拒、发脾气,但是已经可以接收到长老说“你又在怕自己做不好了”,然后练习平静和面对。

不止是木工,在右满舵所有课程、营队中,我们都发现,混乱的意义,我们越来越主动地去面对混乱,积极看待混乱的存在。

每当混乱浮现出来,都是一次看见的机会,一次练习的机会。
成长的过程,不是把混乱扼杀在摇篮,呈现一片祥和有序的景象,而是让各种可能发生,让各种情绪出现,在一次次不同状况的混乱中,支持孩子有空间面对真正的问题,支持他们练习、发展出适合自己的生活智慧。
这样的练习,才是一生发展的起跑线。

“不管我一生中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其主要原因都不是我知道多少事情,而是我知道在无知的情况下自己应该怎么做。”

——瑞·达利欧,桥水基金创始人,《原则》作者

参考书籍及资料:

见引用文字。

右满舵营地教育

将创造力发挥到极致

文 章 作 者

AI 时代,人类需要什么能力?

        世界银行《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中说,“在全球经济持续增长、贫困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之际,人们很容易因自满而忽视迫在眉睫的挑战。其中最重要的挑战之一即未来的工作,这也正是《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题”。
报告中尤其指出:“值得重视的是,我们要认识到当前的许多小学生在成人后将从事今天根本不存在的工作。” 并提出了对未来工作日趋重要的三种技能。
         右满舵内容小组仔细研读了该报告中有关人才发展的数据和分析,以启发我们反思和思考,应该如何为孩子的未来提供支持。


工作性质的巨变

(一)未来,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它充满不确定性

       上图显示,在过去,技术进步导致的技能要求的转变需要用几个世纪的时间才能展现出来。而在数字经济时代,技术进步似乎要求人们一夜之间具有新技能。

(二)人工智能、自动化带来的就业影响

        2019年,有140万新的工业机器人投入使用,全球范围内的工业机器人总量达到260万。超过三分之二的机器人在汽车、电器、电子行业以及冶金业和机械制造业中作业。

       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在越来越多地替代“可编码的”重复性工作。

       来自发达国家的证据表明就业出现了两极化趋势:高技能工作与(不容易实现自动化的)低技能工作的数量增加,同时中等技能工作的数量降低。

      但,高级智能的发展同时创造了全新的岗位。从总体上而言,技术进步创造的工作岗位大于其淘汰的工作岗位。1999年至2016年期间,取代重复性劳作的技术变革同时在欧洲创造了2300 多万新的工作岗位。

对人力需求的改变

       以上,基于已有数据推理出的未来趋势,是我们重新审视人才要求的重要背景。

      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机器所不能取代的技能以及能够提高对不确定性适应的能力正变得越来越重要。《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明确提出,未来有三类技能的重要性与日俱增,这三类技能是:

(一)高级认知技能

      例如: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高级交流、逻辑能力、推理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高级认知技能,我们先来理解与之对应的“可重复,可编码的”认知技能,比如,处理工资单或账务、文字录入、操作焊接机、配送商品、操作叉式升降机等工作的技能,它们一般在单一或固定化的环境和模式中进行,所需要的思维和行动通常是可以被清晰规划、编码的,这很容易就能实现自动化,被人工智能和机器替代。 

      再来看“高级认知技能”,可以理解,它通常发生在变化的环境和复杂的系统中,没有固定的流程和模式可以参考照搬,而需要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及所有解决复杂问题所需要的认知能力。它是更加原创性的,更加灵活应用的认知能力,或者按老话说,就是“不是读死书”,而是“活脑筋”。   

      一项覆盖丹麦、法国、德国、斯洛伐克共和国、南非、西班牙和瑞士的就业市场分析表明,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每增加一个标准差,个体的工资水平就会提高 10-20%。在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学习新技能的能力产生了将近 20% 的工资溢价。       

      报告中还有一些特别的说明和例子,有些刷新我们的认知,更拓展我们对高级认知技能的理解。如,护理工作、清扫卫生、对灵敏性要求很高的手工,也属于不容易被自动化取代的工作。这些工作在现在的我们看来,似乎很简单,特别清扫卫生,多少家长威胁孩子“不好好读书就只能扫地”。为什么这些工作却不容易被取代呢?

      我们站在未来的背景下去推理,这些工作中一样有低阶和高阶的部分,那些在一大片平地下清扫的无障碍工作,一定是可以被机器替代的,但就像洗衣机不能解决领头和袖子的顽固污渍,未来的清扫工作不能被取代的部分,也是这种“能解决复杂问题”和“灵敏性很高”的部分。

      哈哈,所以,回归人的本质,灵活应用我们的头脑和身体,在未来绝对是一项重要压箱宝。         

 (二)社会行为技能

        是指人们必须基于一定社会交往常识展开互动的工作的能力,包括团队工作能力、创造性与好奇心、能够促进团队、合作的管理和识别情感的技能、谈判力、自我表达等。

       处理具体事务的“刚性”工作越来越多被机器“抢走“之后,需要面对人与人之间交流和情感互动的“软性”工作不仅机器无法抢走,比重将会更加上升,需求量更大。在柬埔寨、萨尔瓦多、洪都拉斯、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超过一半以上的企业认为具有特定社会行为技能(比如敬业精神)的工人供应量不足。

      同时,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人类历史的发展就是一个人和人之间合作不断扩大的过程。现在的世界已经成为地球村,经济一体,资源互补,全球互联的趋势更扩大了合作的跨度和深度,以前或许你只需要与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合作,未来,你很可能会和不同语言、文化的人沟通、合作、谈判或辩论。

      希尔顿酒店管理岗位实习生22年前后的招聘要求的变化一样显示这个趋势。

(三)能够预测适应能力的技能组合

       适应性是指响应突发状况以及快速地忘记和重新学习的能力。   

      “响应突发状况”的需求,来自越来越快速发生的技术变革。当前的许多工作正在被改造成新的形式,出现许多新的、有时候出乎意料的技能组合。例如:营销专业人员可能会被要求编写计算程序。物理专业的毕业生可能会在金融业找到一份定量交易员的工作。而社会对那些将新兴技能融入到相关专业技术领域的工作者的需求量可能会很大,比如精通网页设计的教师和擅长大数据分析的精算师。

       这要求未来的人才必须具备能够提高适应能力的技能组合,从而能够轻松自如地在不同的工作中转移和胜任。已有的数据显示,不同技能类型组合所带来的回报在持续增加;贝宁、利比里亚、马拉维和赞比亚的雇主一直将团队工作能力、沟通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的技能组合视为继技术技能之后最重要的。 

       这里很有意思的是,“快速忘记和重新学习”的能力,快速忘记什么?重新学习什么?不断忘记和学习的过程中什么是不变的核心?我们的理解是,忘记具体的知识,忘记固定化的方式,重新学习新的知识和方式,不变的核心,是“学习的能力”。   

       更高的适应性能力,还在于能够提前预测,比如我们现在在研究这份报告,思考未来的趋势,提前准备。

      最近还有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预测和适应”的案例。2019130日,世卫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其他国家还没有多少病例时,世卫组织总干事提出“我们最大的担忧是这种病毒有可能扩散到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而这些国家并没有作好应对准备。我们必须支持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截止34日,世界卫生组织向47个国家运送了近50万套个人防护装备;向所有地区的国家发送了数十万个实验室检测试剂;指导各国如何针对第一例病例、第一组聚集性病例和首次社区传播证据采取行动。这些响应突发状况的预见性和采取的行动在全球范围内为疫情的减缓作了很大的贡献。

读完以后

      世界银行给出的报告中,主要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提出这三类技能的重要性,并未提及如何培养这三类技能。

     右满舵现在构建的环境中,支持孩子实践和探索,支持试错和创造,支持社交和冲突,和这三类技能的方向是一致的;但如何更能够支持到每一项,都需要长老自身再向前进步,真正有能力引导和激发孩子这三类技能的发展。

     右满舵会继续思考和探索,不断成长自己,不断升级我们支持孩子的行为和环境。

背景信息

世界银行是什么?     

       世界银行(World Bank)是为发展中国家资本项目提供贷款的联合国系统国际金融机构,是世界银行集团的组成机构之一,同时也是联合国发展集团的成员。世界银行的官方目标为消除贫困。世界银行网站公开许多世界各国的发展数据,(世界银行公开数据网址https://data.worldbank.org.cn/,可以前往查阅更多全球范围的数据。)

《世界发展报告》是一份什么样的报告?

    《世界发展报告》是世界银行的标志出版物,从1978年开始,每年选择一个对发展进程具有重大意义的发展课题,在全球范围进行调研,采用创造性地通过互联网广泛征询意见,在此基础上形成一个专题报告,以年度出版物的形式出版,并被翻译成7种文字在全球发行。

      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题是:工作性质的变革。

      本报告的中文翻译工作由胡鞍钢教授主持、胡光宇教授完成,在20193月由清华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